军事来到浚城郊,在浚之都

写那篇字的时候,一直在接电话,大约接了十多少个吗,所以写的心神恍惚~哎~

图片 1

图片 2

干旄

先秦:佚名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丝组之,良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丝祝之,良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图片 3


图片 4

译文及注释

国风·鄘风·干旄

译文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牛尾之旗高高飘,人马来到浚邑郊。素丝束束理分明,良马四匹礼不轻。这位忠顺的贤士,你用什么来回敬?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丝组之,良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鹰纹大旗高高飘,人马来到浚近郊。束帛偶发堆得好,良马五匹选得妙。那位忠顺的贤士,你用什么样来回报?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丝祝之,良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鸟羽旗帜高高飘,人马来到浚城郊。束帛捆捆堆得好,良马六匹真不少。那位忠顺的贤士,有什么良策来回报?

词句注释

注释

鄘(yōng):中国周代王公国名,在今山西省汲县北。

1.鄘(yōng):中国周代王公国名,在今山西省汲县北。

干旄(máo):以牦牛尾饰旗杆,树于车后,以状威仪。干,通“竿”“杆”。旄,同“牦”,牦牛尾。

2.干旄(máo):以牦牛尾饰旗杆,树于车后,以状威仪。干,通“竿”“杆”。旄,同“牦”,牦牛尾。

孑(jié)孑:旗帜高举的规范。

3.孑(jié)孑:旗帜高举的典范。

浚(xùn):宋国城邑,故址在今江苏获嘉县。

4.浚(xùn):鲁国城邑,故址在今黑龙江新蔡县。

素丝:白丝,一说束帛。纰(pí):连缀,束丝之法。在衣冠或规范上镶边。

5.素丝:白丝,一说束帛。纰(pí):连缀,束丝之法。在衣冠或规范上镶边。

良马四之:那里指四匹马为聘礼。下文“五之”“六之”用法相同。

6.良马四之:那里指四匹马为聘礼。下文“五之”“六之”用法相同。

彼:这。姝(shū):美好。一说顺从貌。子:贤者。

7.彼:那。姝(shū):美好。一说顺从貌。子:贤者。

畀(bì):给,予。

8.畀(bì):给,予。

旟(yú):画有鹰雕纹饰的规范。

9.旟(yú):画有鹰雕纹饰的榜样。

都:古时地点的区域名。《毛传》:“下邑曰都。”下邑,近城。

10.都:古时地点的区域名。《毛传》:“下邑曰都。”下邑,近城。

组:编织,束丝之法。

11.组:编织,束丝之法。

予:给予。

12.予:给予。

旌(jīng):旗的一种。挂牦牛尾于竿头,下有五彩鸟羽。

13.旌(jīng):旗的一种。挂牦牛尾于竿头,下有五彩鸟羽。

祝:“属”的假借字,编连缝合。一说厚积之状。

14.祝:“属”的假借字,编连缝合。一说厚积之状。

告(gǔ):作名词用,忠言也。一说同“予”。

15.告(gǔ):作名词用,忠言也。一说同“予”。

白话译文


牛尾之旗高高飘,人马来到浚邑郊。素丝束束理明显,良马四匹礼不轻。那位忠顺的贤士,你用什么来回敬?

鉴赏

鹰纹大旗高高飘,人马来到浚近郊。束帛千载难逢堆得好,良马五匹选得妙。那位忠顺的贤士,你用哪些来回报?

  此诗写一位权威的男人驾车驱驰在浚邑郊外的通道上,车马隆隆,旗帜飘扬。接下来是对规范和车马的特写:旄是“素丝纰之”,用素丝织的流苏镶在规范的旁边,可知其色彩鲜明及飘扬姿态;马是“良马四之”,四匹骏马驾车而行,极度气派,英姿勃勃。

鸟羽旗帜高高飘,人马来到浚城郊。束帛捆捆堆得好,良马六匹真不少。那位忠顺的贤士,有什么良策来回报?

  第二、三章意思相近,但比第一章旗帜尤其美观,距离浚邑越来越近,车马排场越来越盛。而离目标地越近,其情越怯。

完全赏析

  此诗全用赋体,选取重章叠句的社团,但一心重复的语句仅“彼姝者子”一句,那就像也突出了那位“姝者”在全诗中的主要性。方玉润《诗经原始》认为:“‘西方美女’,亦称圣王,则称贤以姝,亦无所疑。”持“美好善说”的毛诗说认为“姝者”是吴国好美善的先生,持“访贤说”的朱熹则认为“姝者”是鲁国的贤淑,但他俩都觉着“之”指代的是卫大夫。毛诗说以“之”为“贤者乐告以善道”(《毛诗序》)的目标,朱熹以“之”为“答其礼意之勤”(《诗集传》)的靶子。“之”指代的应是上文的“彼姝者子”,若取“访贤说”,那“之”必然是指被访的乡贤。“何以畀(予,告)之”,正是访贤大夫心中所想的题材:将赠送他们怎么东西以示礼敬?将报告他们哪些事必要请教?

此诗写一位权威的男士开车驱驰在浚邑郊外的通道上,车马隆隆,旗帜飘扬。接下来是对规范和车马的特写:旄是“素丝纰之”,用素丝织的流苏镶在规范的边缘,可知其色彩鲜明及飘扬姿态;马是“良马四之”,四匹高头马来西亚驾车而行,相当作风,英姿飒爽。

  关于诗中是“四之”“五之”“六之”,《毛传》解为“御四马也”“骖马五辔”“四马六辔”,认为“良马四之”“良马五之”“良马六之”是说医师驾车建旌旄而行。对此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说:“服马四辔皆在手,两骖马内辔纳于觖,故四马皆言六辔,经未有言五辔者。”又引孔广森语曰:“四之、五之、六之,不当以辔为解,乃谓聘贤者用马为礼。三章转益,见其多庶。《觐礼》曰:‘匹马卓上,九马随后。’《春秋左传》曰:‘王赐虢公、晋侯马三匹。’‘楚公子弃疾见郑子皮以马六匹。’是以马者不必成双,故或五或六矣。”

第二、三章意思相近,但比第一章旗帜尤其赏心悦目,距离浚邑越来越近,车马排场越来越盛。而离目标地越近,其情越怯。

  从诗艺上说,“在浚之郊”“在浚之都”“在浚之城”,由远而近,“良马四之”“良马五之”“良马六之”由少而多,章法是很小心的,而“何以畀之”“何以予之”“何以告之”用难题句代陈述句,摇曳生姿。要是按“访贤说”,那么此诗反映访贤大夫求贤若渴的思想可谓妙笔生花。

此诗全用赋体,选择重章叠句的协会,但完全重复的语句仅“彼姝者子”一句,那就像是也突出了这位“姝者”在全诗中的紧要性。方玉润《诗经原始》认为:“‘西方雅观的女生’,亦称圣王,则称贤以姝,亦无所疑。”持“美好善说”的毛诗说觉得“姝者”是郑国好美善的医务人员,持“访贤说”的朱熹则以为“姝者”是鲁国的高人,但他俩都觉得“之”指代的是卫大夫。毛诗说以“之”为“贤者乐告以善道”(《毛诗序》)的目的,朱熹以“之”为“答其礼意之勤”(《诗集传》)的对象。“之”指代的应是上文的“彼姝者子”,若取“访贤说”,那“之”必然是指被访的贤良。“何以畀(予,告)之”,正是访贤大夫心中所想的标题:将赠送他们哪些东西以示礼敬?将报告他们哪些事要求请教?


至于诗中是“四之”“五之”“六之”,《毛传》解为“御四马也”“骖马五辔”“四马六辔”,认为“良马四之”“良马五之”“良马六之”是说医务人员驾车建旌旄而行。对此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说:“服马四辔皆在手,两骖马内辔纳于觖,故四马皆言六辔,经未有言五辔者。”又引孔广森语曰:“四之、五之、六之,不当以辔为解,乃谓聘贤者用马为礼。三章转益,见其多庶。《觐礼》曰:‘匹马卓上,九马随后。’《春秋左传》曰:‘王赐虢公、晋侯马三匹。’‘楚公子弃疾见郑子皮以马六匹。’是以马者不必成双,故或五或六矣。”

创作背景

从诗艺上说,“在浚之郊”“在浚之都”“在浚之城”,由远而近,“良马四之”“良马五之”“良马六之”由少而多,章法是很严酷的,而“何以畀之”“何以予之”“何以告之”用难点句代陈述句,摇曳生姿。固然按“访贤说”,那么此诗反映访贤大夫求贤若渴的思维可谓妙笔生花。

  《鄘风·干旄》一诗,古今解其主旨之说甚多,据张树波《国风集说》所载,有十二种。各家之说,可谓洋洋大观,但中间影响较大的,首要有二种。一是以《毛诗序》为代表的“美卫文公臣子好善说”;二是以朱熹《诗集传》为表示的“卫大夫访贤说”,马瑞辰赞成此说,他稽考古文献,提议“古者聘贤招士多以弓旌车乘。此诗干旄、干旟、干旌,皆历举召贤者之所建”(《毛诗传笺通释》),认为此诗是赞赏姬毁群臣乐于招贤纳士的诗;三是当代有些大方所持的“男恋女情诗说”,谓此诗写一个男性贵族青年乘车赶马去见他的仇人。那三种说法恰好代表了史前经学汉学、宋学两大体系和五四运动兴起后新学的眼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