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有刺的,泥土香啊

< 一 >

一阵梅子花香飘洒而来,夹杂在弥漫着泥土气息的空气里,一切才刚刚初始。

春天。

“那味甚好,梅子雨,泥土香。”站于梅树下的一袭白衣缓缓转过身来,一双似玉如珠的手执于腰间,一双深邃双眸以后人瞧着。

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儿,身背竹篓,正在山中采药。

“可不是吗!师兄,你最欢欣的便是那‘梅子雨,泥土香啊!”见到师兄这样说,阿云便跟随着师兄的话说着。顺着总没错吧,她可不想被无故批评呢!

他看见了一株小小的茜草。

“阿云,你来那儿有3个月了吗!”明明是问句,说出去总是给人自然的错觉。

非常小,娇嫩,美丽。

“嗯,想不到就三个月了,过得可真快啊!……”阿云没想到就四个月了,和师兄在一齐的小日子总是快的,让他都快忘记了原来的团结。

她呼吁去捉,却被刺伤了手。

原先的她,孤身一人,只是一个靠采药维持生计的采药女。

一滴血,落在茜草上。

今昔的她,是一座山顶香火甚旺的道姑。

原来,这么小的茜草,也是有刺的。

“你……下山去罢。”那双纤细却蕴满力量的双手逐步随着垂下放在身后的动作所隐藏在衣袖里。还没等阿云回过神来,脚下就踏着着梅子花离去。

男士笑笑,离开了。

阿云瞅着南辕北撤的身形,梅子夹杂着泥土的含意渐渐在他的鼻孔里越发清晰。伸出的手依旧停留在上空,保持着半握的姿态。

她不明了,他的那滴血,使茜草有了灵识。
有灵识后茜草便可稳步修炼,从灵到精再成仙。夏日赶来从前她必需要积聚丰硕的日月精华,成为灵,否则依旧要枯死。

泪液,滴落下来,打在被撤离的人所踩过的青梅花上,一下子就没有不见。

原本她也只是株普通的茜草,从发芽到枯死,遵从着自然的原理。然则从有灵识的那一刻,那男子,便成了是她此生唯一的求偶。她不想成仙,只愿伴君终老。

她和她的相遇源于一场大雨。

< 二 >

那天,她正在街头卖着药材,可能是老天看她太过劳顿,好心好意地下起雨来。她只可以弃药于檐下躲雨,刚好旁边行人匆忙,一下子把他挤开,温热取代冰凉。

夏天来了,茜草日夜的奋力没有白费,她已退出原形,可变成一股灵气自由飘荡。然则那还不够,她要化为人形啊。照旧多亏那滴血,使她能够有所依附。秋天过了大体上时,茜草终于化身为一位出色女孩子了。

他还记得及时那双有力的单臂与看不透的奥秘双眸。

于是乎街头上便有了那样一幕:  

她与她就此相识。

一个穿鹅粉红色裙衫的女孩子,行走在庙会上。

天气好的时候,一起相约策马同游,言语交谈中尽是一片欢声。俩人眉眼带笑,难得的聊的百般一见倾心。

他脚步轻灵,对具有的事物,都是那么好奇。

他说,他最爱的中间一件事就是骑马。

不过灵动的眸子,其实平素在查找一个人。

于是乎,她用了大概积蓄送了马鞍给他。

找到了。

含情脉脉,由此可知。

长身玉立的男子,满眼的温和和情爱。

后来,遮风挡雨的一矢之地也被西风吹破,她突然大胆的做了个道姑。

却凝视着另一个农妇。

他成了她的师兄。

穿鹅粉色裙衫的女性,心头忽然一痛。

他认为,那样直接陪着她也是好的。

那不过他的妻?

他觉得,可以间接如此。

 “喜欢吗?”

跌跌撞撞的通往消失远去的身影追去,来不及搭理脚下的泥泞路。

男人手拿一副墨绿的手镯问那女士。

“师兄,为何吗?”阿云朝着白影大喊着。

凝视那妇女虽身着粗布素衣,却也明眸皓齿,体面秀气,娇羞下藏着掩不住的欢娱。

“你……并不合乎这里。”白色身影微微一顿,接着又道:“你随我来。”

“喜欢。”

她认为事情还有转换的余机,何人知道,他居然从房里拿出一盒胭脂。

“溪风哥,我累了。“戴上手镯的女士撒娇道。

金色花纹镶嵌着好几珠石,闭合处微微可知的暗色底纹,她想那胭脂可不便宜吧!

溪风,溪风。茜草默念。

“你拿着罢”说完就转身紧闭房门。

那便是他日夜怀念的人的真名啊。

庵堂前的梅子花仍不知愁的绚烂开放,有时候,阿云真是觉得做人还不如当棵梅子树。只是,她不晓得,世间事,没什么是便于的。

“阿云,咱那就回家。”

三年后

茜草一路跟随,穿过集市,又行二三里,直到一处村落,两个人进了一家简单的农家院。

一名小厮急匆匆的跑进药店的里间,不一会儿,一名身穿水红色海洋颜色衣裳的妇人跨出药店,一头乌黑头发自然垂落于胸前,一坐一起,步步生莲,至极从容淡定。

院子虽小,却也有条有理,一只母鸡带着小鸡们啄食,竹篮里晒着种种药草,晾衣杆上晒着男人的衣裳。看的出女主人非凡勤于。

“病者吧?”女生一双温和中蕴藏严酷的瞳孔望向那名刚刚进入通报的小厮。

那时,屋里传来两个人的说笑声。

被问到话的小厮如同是习惯了女性的态势,不急不慌的答道“奇怪了,刚刚不是在那时吧?”糟糕意思的挠了挠头,抱歉的低着头。

茜草懊丧离开,独自回山。

妇女也不再说怎么着,快步的走进屋里。

山中无人时,茜草就化为人形在草丛中采花戏蝶,或者在山涧里沐浴捉鱼。有人时,便成为灵气随风飘啊飘,聊以打发时光。她最高兴的政工就是溪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山采药。作为药草师,溪风要求采集分化的中草药,啄磨药方,为村民看病种种疑难杂症。 

才到屋口,一股血腥味儿充斥在鼻间,刚刚要进入看个究竟,就被一声感冒声吸引住。

溪风在上山时,茜草化作灵气跟着她随地寻觅药草。看到溪风骚汗时,她就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为她带去些许爽朗;山路杂草丛生,茜草使出法力把荆棘清除;有次溪风去悬崖上采一株罕见的中药材,脚下登空差不多掉下去,还好茜草用尽力气”托”他一把。当然也不尽是搬运工活儿,溪风韵到好药草时会唱起山歌,茜草就“躺”在背篓里一面听歌,一边随着溪风的步伐晃悠晃悠。

往屋里一看,只见一人背对着她,一袭白衣被血的水彩染得大致成了红衣,可她如故看看原本衣裳的颜色。也不是她有一双洞悉所有的肉眼,只因为,她认为前方的人就该穿着白衣,而白衣于她才是最好的。

无法与君相守,这样的陪伴也充分了呢,尽管她决不知道。

听那胃痛声,是个雄性,而且是个患病雄性。

< 三 >

提步走到那喉咙痛声源处,淡淡站立于那雄性前边,语气里毫不掩饰的讽刺道:“阁下调虎离山只为了到屋来!”

夏末秋初时,溪风上山的次数渐渐增添,眉头却紧皱不展。山间再没有了她清亮的歌声,步伐也远非了此前的翩翩。茜草不明所以,决定跟着她一探究竟。溪风再来采药时,茜草跟着她回来农家小院。

那男人听了,也不说怎么,只是渐渐地翻转了头。

可是院中情景令他惊呆。小院不再干净整洁,落叶杂草四处,鸡窝是空的,晾衣竿也光秃秃的,只有竹篮里还晾晒着种种药草。

一双深邃双眸映射于女性眼底,远久迷离的沉重与悸动之感接踵而来。

进而溪风进屋,先闻到一股浓浓的煎药的味道,又来看床上躺着那日集市上见的半边天。数月不见,整个人就像都换了长相,面色蜡黄,瘦如骨柴。     

扭转头来的人并从未说哪些,只是继续拿着双眼注视着女生。

“咳咳……”     

“你就来大眼瞪小眼的?”忍受不住那突出其来的两难场合,女人终于首先低头。

“阿云,你后天感觉怎么着?”     

“听闻云姑娘医术了得,解毒更胜一筹!”男子听女人略带不耐烦的弦外之音也不恼,平缓的语调听不出他那时是个病者。

溪风放下竹篓,奔至床边,关怀地问。     

不错,被唤到的云姑娘正是三年前下山的阿云,只不过,她已经不叫阿云了,单名一个云字。

茜草看到溪风紧张的神情,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但是,这个叫阿云的家庭妇女如同意况确实很不妙。 
 

“然后呢?”她的医术不容置喙。

“溪风哥,我可能时日无多了………”

“还请姑娘出手相助!”男子有些沉吟着,表面看不出什么要紧,可正是他那苍白的气色暴光了她那时的境地。

言外之意未完即被猛一阵胃痛中断。溪风忙将其扶起,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边讲话急切的说:    

“好啊,只但是救人也得有薪酬,对吗!”阿云不想和她多耗,而且她的情状也得快点处理。

“不许胡言。我自然能把您治好,你要相信自己!来,先坐起来,我给您倒水。”     

“好!”随着音节的狂跌,一具肉体再也撑不住,顺势倒下。

溪风让他坐稳后起身去倒水。

大概一个时刻,男子在一阵弥漫着淡淡熏香的屋子里醒来,很醒目,那里并不是刚刚那么些屋子。

可在他转身的一霎,茜草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     

环顾四周后,才想要起来,外面一个小厮就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汤急急速忙的徘徊到他旁边开口道:“公子如故不错躺着吧,可别满盘皆输啦!”

由此看来,他也领会,阿云所言不假。    

边说边小心翼翼地递给他那碗的药液,汤药的意气随着小厮的动作日渐地加浓,他不舒适地皱了皱眉头。旁边的小厮到没有放在心上到,刚刚来的阿云却偏偏不巧地将她的神气尽收眼底。

只要,那么些妇女死了,那我是或不是就可以和溪风在一块了?茜草被自己忽然的想法吓一跳,却又有一点点期待从心里升起。     

女性缓缓的踏步进房来,看了看男子,又朝汤药的可行性挑了挑眉随即说着:“那药虽苦,但依旧喝了呢!”说完摆出一副他爱吃不吃的神色。

喝过水的阿云看起来稍稍有了些精神,她歪靠在溪风身上,细如游丝般跟他言语:    

男儿也看出来阿云不怎么待见他,也不恼地谢谢道:“多谢云姑娘相救。”眼依然他熟识的那双眼,仍旧那么高深,只是瞳孔里再也不曾他谙习的平易近人了。

“溪风哥,有件事我必须告诉您,希望您精晓后,千万不要怪罪自己。”    

一听那话,阿云压制住心间的微疼,笑意满眼瞧着男人。

“阿云,我怎么会怪罪你。这一年多来你每一天都随着我受罪,我间接无法给你肉山脯林的生存,你该怪我才是啊。”溪风眼含泪花,牢牢抱着阿云。   

“不谦虚,不是有报酬的嘛!”

 “错了,溪风哥,我哪有跟你受苦,跟你在一块是我最乐意的小日子啊。”    

男士望着老大笑容,心的一角微微一滞,可是很快就被惊呆掩盖了。

“阿云……”溪风咬着牙,强忍悲痛。    

“姑娘要怎样吗?”男子轻轻的胸闷着问道。

“溪风哥,原谅我只能陪您这么久,我也想像凡人一样能陪您终老,但是,我唯有这么长的年月。”

自身想要回到从前大家日常静静的道姑生活,可那句话永远也不会在切切实实里涌出。

“阿云,你在说哪些呀?”溪风一脸茫然。    

“当然是钱啊,小女人小小大夫,又开个药店,不要钱仍可以要怎么样呢?”

“溪风哥,我原先只是一株茜草。去年晚秋不知缘何你在山中哭泣,泪水滴落在我身上,使自己有了灵识,才有机遇修炼,从灵到精再成仙。本来二〇一九年夏日过来前自己必须修炼成灵,否则灵气耗尽,只可以烟消云散。但是若成灵就必要求取你性命,我怎忍心啊……咳咳咳……”     

安安分分立于旁边的小厮,在阿云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满眼诧异的望着阿云心里想着:小姐很缺钱啊?

溪风愣了,一时竟什么也说不出,只是机械地为阿云拍着背。

阿云毫不在意地披露着自己的想法,好似那本就是她最希望的事。

茜草也呆了,阿云居然是友善的同类!

一听阿云说是要钱不要任何的,男子心里多少一顿,不顾肉体带伤起了床踉跄着朝门口走去,语气里淡淡道:“稍后在下会叫人备下财物送来,多谢小姐相救。”

好简单止住咳,歇息片刻的阿云继续磋商:

阿云不是没有听出来,那淡淡的口吻里充塞着稍加不易发现的嫌弃。她也管不了什么嫌弃不厌弃的了,既然人家不记得她了,她何必自讨没趣呢?

 “我明知中药不容许医好我,仍旧每一遍都喝,妄想因了这几个药材,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猛然成为一个下方女人,虽唯有几十年的寿命,却能与你渐渐老去。可及时着您为采药试药日渐消瘦,我的身子却丝毫丢掉好转,我感觉十分愧疚。我不应该幻化成人形来苦恼您的活着,没有我的出现你就不要像现在如此操劳,更不要承受那分别之苦……咳咳咳……”

只是辜负了他苦苦的等待的时段。

大段的语句以及分明的感情耗掉了阿云大半体力,她的声色更苍白了。     

那男人果然不是相似人,给的诊金是别人的十倍不止,只是时间上却至少推迟了两月,长得让阿云都快忘记了那回事儿。

溪风抱着气息越发弱的阿云,满脸急迫,顾不得回应他的话便伸手试图掩住阿云的嘴巴:   
“阿云,别说了,先好好休息好不佳?”

只是附带诊金的是一封约请函,那男人大婚。

阿云抓住溪风的手,急声说道:

阿云自认为那男人是没认出来她尽管当年和他在同步修炼的道姑,也当然不会以为那男子知道她是她师妹。

 “不,前些天不说只怕将来都没机会了。溪风哥,你会不会恨我……”阿云泪流不止。

再者也是恋人。

溪风为阿云拭去眼泪,强忍悲痛,柔声答道:

传闻今儿王阳府的世子景炎大婚啊,阿云才一出门就听街道上的人不止的说着。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恨你,不管您是怎么异类,你永远都是我的太太,那是改变不了的真相。你给自己带来了没有有过的幸福,哪怕唯有是一年多,精晓啊?”

嘴角微不可知的稍稍有一些弧度,讽刺地昭显着他。

“我领会,”阿云脸色展表露一丝笑容,“溪风哥,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优质照顾自己,采药回来记得用热水泡脚,不要嫌麻烦……”

原先他的真名叫景炎。

溪风再抑不住心中翻滚的痛,他捉住阿云的手,捂住眼睛,泪水不住地从指缝滑落:    

阿云置身于所有宴席时期,浑然不以为不自在,固然那里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人。

“阿云,没有您,你要自身怎样留在那世上,我采药归来哪个人等自身回家?我买的小首饰给何人戴?我学做的汤给什么人喝?阿云……你不得以相差本人……”     

纤长适宜的手指头稳稳的端着酒杯,边喝边看着远处向她走来的二人。

听着那个话语,茜草觉得就像有何人揪着她的心,痛。

早就一身白衣的她今天红袍加身,旁边小鸟依人的嫣然女生静静的被那双雅观的手搀扶着,像极了才从凤凰图里走出去的一对材料。

素有不曾见过溪风如此不堪回首的样子。那是如何的悲苦才能让那一个所有阳光笑容,温柔眼神的男儿再没有了生活的胆量?阿云,想必他也曾日夜努力地查获力量飞快成长,她也曾在溪风范药时伴其左右,她也曾……她不可以死,我无法及时同类那样没有,更无法马上溪风如此痛苦。

凤凰图是姻缘簿,亦是全国称羡的才女佳人。

于是乎茜草从窗子飞出去。

“姑娘,姑娘”在两旁服侍的小厮在阿云眼前晃了晃,好在她还没完全沉浸在和谐的思索里。

沐浴在离别之痛的溪风和阿云,都并未留意到窗帐的飘然。

她怎么就走神了吧?她只是看着那双雅观的手突然想起曾经把她抱在怀中那有力的触觉,历久弥新。

< 四 >

打过招呼后,俩人相互携着远去。

茜草去何地吗,她要去找山中古老的一颗柳树,她在世九百年,早已成精,不多长时间便能成仙了啊。    

只是那句,她是自个儿的一个道姑朋友,阿云却是听得很领悟。

“柳树姑姑,求您快显灵,我有要事相求!”    

她理解她,亦识出了她。

 茜草跪在一棵枝干粗壮,叶条纤长的杨柳前,急急祷告。    

还好,他还记得他。

“小茜草,你有啥事呀?”空中响起一个老阿婆的动静。     

一须臾平静的喝完杯中剩余的酒,抚平已经褶皱的衣角,抬脚,出门直走。

茜草将事情和盘托出后,问:   
“三姑,怎么救阿云呢,我不想见到溪风那么优伤啊!”   

只是眼底的生硬难掩,都被人家看了去。

 “小茜草,你有没有想过救了阿云你怎么办?别忘了你跟他同样,要想成精得先取了溪风的生命。倒不如就让阿云死了呢,你再取了溪风的人命跟着自己修炼成仙岂不悠哉?”    

“不过柳树丈母娘,我只是想见见溪风欢喜的规范,现在唯有阿云能让他喜滋滋呀,我又怎么会取溪风性命,我也无须成仙。”   

“这您要如何吧?”   

“要阿云活下去,要溪风也活下来,都欣然的。”茜草毫不迟疑地回应。    

“你呢?”    

“我……”      

自己想跟溪风逐步一起逐渐变老。茜草很想这么回应。不过不容许了,若不能够成精,她也会跟阿云一样在过年的这几个时候烟消云散。   

 “婶婶,我本来只想发芽,长大,枯死,做一株平日的茜草即可。然则溪风给了本人灵识,我才足以陪她采药,听他唱歌,看他微笑,那早已是中度的恩赐了,我不敢奢求与他同老,只求她能有惊无险欢悦!大姑,求您帮帮我!”   

 “唉,凡人有句话讲,问世间情为啥物,直教人相濡相呴!花草也是如此啊!既然您心意已决,那我就告诉你什么样续阿云的性命啊!”     

茜草欢跃不已,听完柳树小姑的话后,她沉默了,眼神里多了几分哀伤,但又有所决绝的坚决。   

< 五 >

深更半夜,阿云睡下后,溪风独坐院中,满面愁容,仰望星空。     

他没放在心上到,院内出现了一个穿鹅藏蓝色裙衫的妇女。     

茜草久久的注视着溪风的侧脸,贪婪地多看一眼,再多一眼。若不是阿云时日无多,她真想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公子。”    
溪风回头,突然见到一个美观女孩子出现在他眼前。他急忙起身,拱手作揖:   
“姑娘早晨到访,不知所为啥事?”     

茜草瞧着他仍然紧皱的眉头,好想帮她抚平:   
“小女孩子听闻公子老婆病重,特来医治,为其续命。”    
溪风感到愕然,他与前方的女儿素不相识,她为何要帮老婆治病,况且,爱妻所得毫不凡人之疾,连他以此行医多年的药草师也无从。但想到有可能续阿云的生命,溪风就如何也顾不得了。  

“若真这么,溪风真的非凡感激。不知姑娘要求何种药草,我那就去采摘。”     

茜草强按心疼,说道:“此方不需公子另采药草。眼前便是。”     

溪风不解。     

茜草一一道来。     

原本,据柳树精上所言,阿云带着溪风的泪,茜草带着溪风的血,只要血泪合二为一,加上他们已修炼的灵气,便可成一凡间妇人。
也就是说,若要续阿云的生命,就必须捐躯茜草。     

溪风听完,宛如梦中,他何德何能竟使得两位仙草愿意为他放任修行!     

 “姑娘,溪风万万无法取姑娘的性命换回阿云。我宁愿一死,助两株灵草修炼成仙!”    

“公子,茜草不想成仙,相信阿云四嫂也是那般想。若没有公子,茜草也只是是株没有心思的草木而已。近期能在大地走一遭,遇见公子,茜草已经死而无憾了。可是阿云不能死,她舍不掉你,你也不能没有她,不是吧?”      

茜草的话正说到溪风痛处,他无以辩驳。溪风含泪跪地:    

 “姑娘,您的大恩大德溪风无以报恩,若有未了的宿愿但请相告,溪风必定大义凛然!” 
   

茜草想起她在首先次集市上找到她时的气象。     

“我想逛集市,公子可以照旧不可以买一只手镯送我以表谢意?“      

溪风点头。    

< 六 >

明天晚上,集市上。     

首饰摊儿前,停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扶着她孱弱的老伴,身边还有一位身穿鹅黄裙衫的女士。 
  

他挑了一只白色带着一缕鹅黄的镯子戴在手上,举在太阳下,玉石手镯似乎透明发亮。 
 

女子似个子女般喜形于色地笑着。     

溪风和阿云望着她纯净的笑容,眼里都泛起泪光。     

茜草仍旧注视着镯子。良久。     

她拉起阿云的手,“妹妹,你要幸福。”    

 转身,回望溪风。     

然后,微笑。     

日益的,溪风看到一滴心血,渐渐渗出了茜草的衣裳。     

叮叮当当,伴随着玉镯的掉落,集市上的人,齐声高呼!     

那么一个飞扬婷婷的女孩子,竟化成了一株茜草。     

茜草的叶子上,有一滴泪珠似的血。    

凝眸那茜草升起,缓缓驶近那名瘦弱的半边天,融入,消失……     

地上,玉镯寂寂的发着淡光。     

溪风捡起玉镯,戴在阿云手上.     

阿云细细的手腕上,多少个玉镯相互依偎,叮叮作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