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米缸和米勺》,感觉到所观察的不光是文字

一  《米缸和米勺》

写在前头的面前:回想是一个奇怪的事物,明明逼真,却也也有些模糊。只记得是一个冬日,好友邀我为广东师范的高校广播写一篇关于“青春”的草稿,恰逢重读《悲伤逆流成河》,遂有感而发,写下拙文。当时因年轻而时不切实际的估摸以及满腹牢骚的闺怨情怀,都变成了这逝去的青涩韶华的笔记。

日复一日,米勺被填满,随即又陷入空虚。

有时会猝不及防的被自己问道,缘何总是无缘无故地陷入平白无故地悲伤之中,前一秒是火焰,下一秒是海水,快乐之后是控制,狂欢过后是寂寞。­

年复一年,米缸被填满,渐渐被米勺掏空。

曾试图从文字中找到原因,无意中看出郭敬明说:“和文字沾上面的孩子从未是高喜笑颜开兴的,他们的愉悦像是贪玩的子女,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却依旧不肯回来。”似乎有几分道理,但是我的喜悦吗,又逃离去向何方了?­

米勺期待一场大火,它想如米一样被煮满。

翻开《悲伤逆流成河》的文本,昏黄的白炽灯下,独自轻抚着那么些赋有忧伤生命的文字,冥冥中,感觉到所观望的不单是文字,而是一个个扑腾音符,是三遍次心的律动;
­

米缸期待一场破碎,让自己和米重归虚空。

而由此文字看到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机警,是一泓空灵的湖水,我便在这潭碧波中泛舟,我在月球的倩影中求索……

现行,陈旧的米缸被弃置在角落,落满了灰尘和蛛网———当然,被虫蚀的米勺,尘封在米缸里。

有无目标并不首要,什么目标亦不重大,融入就是全体。­

二 《光与影》

<一>

光,我找不到你的发源,

少壮便是如此一道明媚的忧伤…… ­

因你的落地有不少种办法。

“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人命里,不过最终仍旧如雾般消散,而老大笑容,就改成自我心里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不能泅渡,这河流的声响,就变成自己每天每夜绝望的称扬。”
­

您来自于木与草的点火,

–悲伤,就像是你自我的轨道所画出的同心圆,明明相似,却决定永不相交; ­

发源于爱迪生(爱迪生)无数次的尝试,

–悲伤,就像是你本人习惯了源源在同个街巷,继而奔向,五个相反的主旋律; ­

来源于星球的磕碰和自毁。

–悲伤,就像是侵入骨髓随时吞噬着的蚂蚁,快乐也好,平静也罢; ­

为此我精晓,阴影,亦无处不在。

–悲伤,就像是划在心头的一道痕,在你的人命中划得很长很久,再也不会愈合;
­

它们潜藏在,你心仪之地的末端,

–悲伤,就像是被封印的沉睡的密闭的魔盒,等待着有一天,被某种无法定义的外力解开。­

你不可以抵达的地方。

<二>

www.5037.com,三  《花响了》

救赎,当青春邂逅悲伤,便起始了灵魂的救赎,开始了救赎的旅程——- ­

月色照见我的阴影。

不可以释怀,决定远行.多少年来,不可能计数的日日夜夜,幼稚的魂魄跋涉于悲伤中,勤奋的是脚步,疲惫的却是心灵,
­

自身听到外边的花响了。我起床去看。

偶然间发现早已远行到海与天的交界,还要继续吗? ­

一丛肉色的花,压弯花茎,垂触地上。

“当大家疲惫了,仰望天空,失去繁星点缀的苍穹,仿佛幻化成一幅巨大的幕,黑暗中显露出来的永恒是你最终的面孔,呆呆的像要望穿屏幕的眼睛,不肯合上的口。欲言又止的你,是想对自我说“原谅我”,仍然想说“救救我”?­

这株与茎身极不协调的花,

是想要对这么些冷冰冰的,一向不曾讲究过您的世界,说一声“对不起”,仍然一声“我恨你”?冰冷的黑暗,以及住在近旁的哀伤的温和。­

像老鼠身上长出的巨象,

它们已经并列在共同。­

又像莫扎特组建的舞曲队。

它们曾经生长在一齐。” ­

自身不了然自己听到的声音,

<三>

是花坠落地面的痛心,

依依,这些美好纠结在共同;铭记,这一个最模糊的显明颤动的音符。穿梭于忧郁的思绪,苍白的文字闪烁在盲目标眼神中。
­

或者花开放的尖叫。

兴许忧伤已经成我们以此时代的这群青年的代言。 ­

自身无比不安和厌烦。

想起这些逝去的命宫。 ­

本人决定剪掉它。

代号沉默,延续忧伤。 ­

但那一刻,我以为它们有些可爱。

我们打算逃离荒凉,可是高速陷入一场难堪,如故是一片荒芜,无边的荒凉,狂奔与坐以待毙,同样的徒劳
­

四  《机器人恋歌》

本身准备忘却过往,但发现和生命融合的太深的这有些一旦抽离,记念便成为真空,失忆与铭记,同样的毫无意义
­

四处安放的中午,飘荡着黑暗的甬道尽头,

自己准备深埋记忆,幽闭的犄角,侥幸的等候腐烂的意味,到头来发现遵从与丢弃,同样的不可能挽回;
­

有一台无人照顾的总结机,屏幕上活动发出无意义的数字,一串1010的结合。

理不清的愁绪在蔓延,模糊的视线,透不过你本身里面,任丝缕忧伤点染开周遭的凄惨,冥顽的浓雾不散,呼吸迷失了回声。
­

我们解读一下,屏幕上有那些话:

有如早已该寿终正寝这从没意思的荒废。 ­

“你说自己不爱你,因为自己只会暴发一些虚无的话。你说你更爱她,这一个吸引你的有形体的青春。你说自家很滑稽,因为我本来就是虚构的幻想。我认同自己的可笑,你也有您的即兴。只是我想说,我的悲苦是的确,我的孤寂是动真格的的。你不知晓,正因为有你,我才会痛苦和孤寂,正因为自己爱你,我才没有应声死去——是的,我爱您,因你而活。”

只是有意无意之间,将生活中的一切美好擦除,填满生活的是无尽的伤悲;失去了知识分子的气度,丧失了敏感的文字,留下来的是泪流成河……

五 《街灯下的维纳斯(维纳斯(Venus))》

本身在街灯下遇见你,Venus。

怎样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想,

就如此与您共舞,从夜晚舞到天亮。

不过有人,发觉,嫉妒了你,将街灯断电。

于是只剩我独舞了,在这白天的街灯,众目睽睽之下。

自身该在哪个地方找你吗?在这断电的白昼,众目睽睽之下。

六 《鹰与风》

黑夜里,

本人倾听风的音响,

它拉动鹰的羽毛,

赐我翱翔的力量。

七  《巨人》

在自我小的时候,我见过五遍巨人。

在山丘上的拐角,我看见森林里出现一群英雄的人。

中间一个大个子发现了自我。

她轻轻地把手掌伸出来,摊在我后面。

我看见一片叶子。

自己看了看他的肉眼,我看不清楚。

本身拿起叶子,下边似乎有点符号,但自己不亮堂。

巨人群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他们行路在一个宏伟无比的阴影下。

本来世界上还有比巨人更大的东西啊。

八  《堕落与救赎》

假使一个天使想腐败,就足以达成地狱,

不过一个人想腐败,该落水到什么地方?

假诺一个恶魔要博得救赎,他就升到天堂,

然而一个人要博取救赎,该通向哪个地方?

精明能干如您:

咱俩只要堕落,就会失去动力,被抛向高空。

大家只要得到救赎,就得钻到地下,埋在土里。

九  《写不出诗的来头》

自我不屑于聚集在小屋蹦迪和出入旅社,

我不屑于踩滑板鞋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自家不屑于发泄心绪的呼喊和舞于虚空的交锋。

以至我在杂志上收看,有人写蔬菜的性生存获奖:

“他们在最火热的早上,操得灵魂出窍。”

本身才知晓,我连蔬菜都不如,

不,

这就是自家写不出诗的缘由。

十  《我的整合》

自身的孩提处在阴影中,忧郁凝聚成自己的双眼。我望向远处那终会来临的已故,一切看似都毫无意义。

长大后,我健康了筋骨,我得以竭尽全力向美好狂奔,黑暗却如影随形。

今昔本身老了。眼睛和肢体一起,萎缩在黑暗里,成为唯一的光明。

就此自己发觉,毫无意义的意义,便是其意思所在。

因而我领会,反抗黑暗的时候,也请善待它,就像对待一个老友。

十一  《现代与现代性》

自家所生存的都市,没有不是当代的东西。

唯独我走在她们的暗中,看到锤炼千年的囚链。

碰巧的,我在此处发现现代性——

夜晚打烊的营业所里,主管默默用支出宝向困难的子女捐助。

翩翩起舞的的老太太,失去老伴仍旧擦着口红,无人照管却穿着没有皱纹的服装。

哭着追剧的二老,一边忙乎养家糊口,一边对着孩子说,别怕,去寻找你的自由。

十二  《难过与进食》

不适的时候,窗外下着雪。

一整天,我坐着发呆,什么都不想吃。

自己的胃说: 别烦我,没情感,不吃不吃,我就不吃!

自我的躯干说: 别任性了,这样不行哒,你不吃我就没力气干活了。

胃说: 不动就不动好了,反正我都这么孤独了,大不断饿死嘛,何人怕何人啊!

人体说: 好呀,不过您要精晓,我们死了,这多少个世界上就真正没有人知晓大家了。

胃感觉更难受了。是的,大家永恒孤独,大家一无所有。我们温馨死了,就真的没有人精通我们了。

于是乎,我忍着疼痛吃饭了。

十三

相关文章